回首2019 整装再次出发

    期次:第725期    作者:植保学院 周一嘉

2020,已近在咫尺。回首2019,有感动,有后悔,有欢笑,有泪水,但这些最终都装点了岁月,铺就通向2020的灿烂星河。

2019的年初很难熬,一整个寒假都窝在自习室里为高考冲刺做准备,甚至除夕那天晚上还神经紧张地做了两套英语真题。自习室里的每个人都像是在咖啡香气中垂死挣扎的病人,大病痊愈和回天乏术就在那一个字母的抉择之间。

2019的冬天没有新年,没有烟花也没有压岁钱,有的只是桌上不断摞高又不断下降的书本笔记,老师在讲台上声嘶力竭的叮嘱和一张张冷漠的名次表。

后来,一模考试来了,紧接着是二模和三模,每一张卷子都被我们勾画剪裁得面目全非,挂在墙上的倒计时被撕得越来越薄,日子似乎直接从冬天跳到了夏天,没有春的温柔过渡,一下子从严寒变成燥热。

六月的高考如期而至,但不知怎的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考试的第一天下了一场大雨,雨声喧嚣似乎冲刷掉了有关这三年的所有记忆。

高考结束之后就是十八年来最疯狂的暑假,我离开了学校旁边的出租屋;卖掉了满满四个箱子的书本卷子;谢师宴上最叛逆的男孩子喝得烂醉,抱着班主任撒娇说老班我爱你……我坐在隔壁那桌和一群同学说笑,放肆地开从前不敢开的玩笑,我的校服上签满了每一个人的名字,黑色马克笔的痕迹也烙进了心里。

我在“高中故事”里这样写道,“如果现在再重新回望,回望这三年的点点滴滴,会有遗憾与可惜,后悔没有好好听老师的话,后悔固执地不愿原谅某人……但更多的是欢笑和感动,听过三年飞机起飞的巨大轰鸣,喊过三年老师好和老师再见,跑过三年似乎永远都跑不完的圈……秋实园旁边的樱花树开了又落落了再开,生日蜡烛吹了几次偷偷许下的愿望都实现了吗?”

2019是告别的一年,我在六月告别了母校,又在九月告别了家乡。

九月,我飞过1424.5公里,来到这座南方城市。最开始感受到的是新鲜和兴奋,永远温暖的阳光和郁郁葱葱的花草让我觉得舒服,校园里青山绿水游人如织,让我对大学生活有了无限期待。

可是如同一切最终都会败给时间,这种新鲜感在一天天的推移中逐渐消磨,没有变得亲切,反而在一次次的对比中慢慢黯淡无光。

我开始受不了内陆巨大的温差,受不了盛夏的38℃和深秋连天下雨渗进骨头里的阴冷。这里没有海风没有暖气,没有在家乡我所熟悉的一切一切。我开始疯狂地想念那座北方的岛城,想念吃不完的海鲜和一眼望不到头的海岸线。那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被我运用到极致,我一遍一遍地抱怨这里的天气变化无常,公交车太早下班,水果很贵还不新鲜……

两个月以后,我终于无可奈何地妥协了,告诉自己要适应这里,要学着不去想念。我想起在毕业典礼上听到的一句话,“离开以后,家乡从此只剩冬夏,再无春秋。”

现在我站在2019的尾巴上回忆这些,已经渐渐习惯了大学的生活,在教室宿舍图书馆三点一线地奔波,周末的清晨把自己深深地埋进被子,翻个身再睡一会。

2019的年末和年初是不一样的寒冷,北方的风和南方的雨总算是都让我见识了一遍。十二月的空气里弥漫着烤红薯和糖炒栗子的香气,昭示着二十一世纪十年代的结局。

2020,我看见你了,新的一年,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