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农业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645期(2016年12月31日) - 第04版:645-04      语音播报
 

最美“童谣”

作者:农学院 伍晨晨 谈思成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自小朗朗上口的“童谣”,好像已经在记忆里沉睡了很久。
  今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新闻一出,唤醒了许多人记忆里的歌谣。
  小时候,分不清公历农历的我,却多多少少能说出几个节气。“大寒不寒,人畜不安”,奶奶一边咕哝,一边给我套上厚厚的棉衣。
  二十四节气躲在外婆的唠叨声里、躲在田野青绿的小麦里悄悄走进我的童年。
  “金气秋分,分清露冷秋期半”。冬小麦就是在这样“分清露冷”的日子里播种的。那时候,村里农用机械还很少,播种机要排很长的队才能轮到。“抢种抢收如抢火”,奶奶说。为了能排到播种机,及时播种,不少人家会通宵睡在田里排队,我家也不例外。秋天湿气太重,不能躺在地上,等车的人就坐在田埂上相互依偎着,一床旧被子捂在一家人身上,平日里不听话的毛头也安静下来了,和爸爸妈妈愉快地聊着。
  秋分在我眼里,不是“自古逢秋悲寂寥”的凄清萧索,而是“以天为盖地为庐”的浪漫,是“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的和谐温暖。
  “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雨水过后,春雨细细密密地下起来了,温柔地融化着大地上最后一点雪白。春雷阵阵,唤醒了沉睡了一整个冬天的村庄。“柳黄新过雨,麦绿稍铺田。”孩子们惊喜地发现,下雪之前刚刚探出脑袋的麦苗已经生机勃勃了。刚刚洗过澡,麦苗们伸了个懒腰,在春风中尽情舒展腰身。孩子们终于挣脱了厚重棉衣的束缚,换上了轻便舒适的春装,不顾大人们的阻拦,带着小黄狗在谁家田里打个滚、撒个欢,然后在主人的呵斥声中大笑着“逃跑”。
  “一夜返青千里麦,万山润遍动无声”。雨水时节的雨,大概是个画家吧,才能一夜之间给大地泼满绿色。“一声霹雳送蛇虫,几阵潇潇染紫红。”惊蛰时节的雷,一定是个好的魔术师吧,在阵阵轰隆中,变出锦簇花团送给贪玩的孩子们。
  “小满小麦粒渐满,收割还需十多天”。小满是孩子们最爱的节气,这时候麦粒已经灌浆,逐渐饱满起来,孩子们可耐不住性子,他们三五成群割下一把青麦,生起一堆火来烤麦子。麦芒烧完了,麦壳烤黄了,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把烤黄了的麦子放在纸上,手掌一按、一搓,麦子和麦壳就分开了,嘟起小嘴一吹,就只剩下麦粒了,一口吃掉整把的烤麦子,一粒一粒嚼感十足,又热又香,好吃极了。“南岭四邻禾壮日,大江两岸麦收忙”,芒种是收麦子的日子,金黄的麦浪在收割机的讨伐下变成饱满的麦粒,变成农民们满脸的笑意,变成餐桌上热气腾腾的馒头、面条。
  秋分、雨水、惊蛰、小满、芒种,一垄小麦从播种到收割,其成长与各个节气的高度契合让我看到了大自然的神奇和炎黄子孙的智慧,这些智慧的结晶经历了岁月的检验,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下来。但在现代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你,还会偶尔想起童年时期那支最美的“童谣”吗?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又到一年考研时 本文包含图片
· 四季校园(新韵)
· 如梦如风 如飞舞的精灵
· 热心常在 温情长存
· 雨雪夜 英雄情
· 最美“童谣”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